番外之纨纨(下)

纨纨坐在马车里, 以手掩唇,打了个呵欠, 好似没长骨头那般依靠在车壁上, 杏眸半张半合,透着莹润的水光。

谢水莹看到堂妹那张脸,心底不由生出一丝妒意, 明明都是谢家的女儿, 为何所有的好处都让谢瑶期给占了去,高贵的出身, 娇美的容貌, 而她却什么都没有?

越想越是不平, 越想越是不甘, 谢水莹到底只是个年纪轻轻的小姑娘, 面上不由露出了几分, 不过在对上周清平静的眼神时,她身子一颤,赶忙低下头去, 浑身都透着一股柔顺温和的味道, 若是被不熟识的人瞧见了, 恐怕还真会被她这副模样给糊弄过去。

周清也没有说什么, 脚上的泡都是自己走的, 要是今日谢水莹安安分分,二房三房也不至于闹得不可开交, 但若是她不懂事, 存心胡闹的话, 两房还是断绝瓜葛为好。

马车很快就到了宫门口,周清拍了拍女儿的肩膀, 将她叫醒。

纨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脑袋昏昏沉沉的,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她跟着娘亲往前走,等听到内侍尖细的声音时,这才回过神,伸手用力拧着胳膊内侧的软肉,疼得呲牙咧嘴。

依照常理而言,女眷进宫要先给皇后娘娘请安,随后才能去到保和殿中。

甫一迈进宫室,周清便看见皇后娘娘冲着女儿招手,她并不觉得奇怪,毕竟纨纨跟太子从小一起长大,幼时进宫的次数数都数不过来,也不会生出什么岔子。

轻轻推了她一把,她道,“去吧。”

纨纨对着母亲笑了笑,几步走到皇后娘娘跟前,她膝头微曲,躬身行礼,小脸上的笑容十分灿烂,就跟开在枝头的迎春花似的。

“纨纨快坐下。”

有宫人搬了张木椅,纨纨也没有客气,径自坐在上面。

“几个月没见着纨纨,她出落的倒是越发灵秀了,长得像你。”皇后拉着周清的手,秀丽面庞上带着浅笑,显然对纨纨满意极了。

殿中还有不少高门大户的女眷,看到中宫对谢家人如此亲近,一个两个都嫉妒的红了眼,毕竟太子殿下也到了选妃的年纪,谢崇身为指挥使,对皇室无比忠心,比普通臣子更值得信任,这么一看,谢瑶期倒是很有可能成为太子正妃。

“您快别夸她了,方才在车里还睡了一觉,当真是越发懒散了。”周清道。

皇后眯眼笑笑,倒也没把这话放在心上,她看着站在周清身后的女子,不由问道:“这姑娘是?”

周清赶忙介绍,“这是指挥使堂弟的女儿,名叫水莹,是纨纨的堂姐。”

谢家人无论男女,容貌皆十分俊美,艳丽逼人,但眼前的谢水莹却有些不同,她的五官只能称之为秀气,完全算不得出挑。

感受到皇后娘娘投注在自己身上的目光,谢水莹一颗心狂跳不止,面颊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要是她能得到贵人的赏识,将来说不准就能嫁到皇室中,不必跟那些鄙贱的商户纠缠不清,平白沾了一身铜臭味。

谢岭只有谢水莹一个女儿,对她很是疼爱,根本不会为了银钱将女儿随便嫁出去,偏谢水莹心气儿高,这才想方设法地来到宫宴中。

命妇给皇后请安过后,便有内侍在前引路,将众人带到了保和殿。

纨纨扶着皇后娘娘的胳膊,白生生的小脸上带着浅笑,那副娇俏的模样委实可人。

此刻诸位大臣已经坐在了殿中的案几前,等皇后娘娘落座后,纨纨赶忙走到母亲身边,冲着对面的大哥努了努嘴。

见状,太子低低一笑。

谢铮拱了拱手,“纨纨淘气,还望殿下见谅。”

“孤了解她的性子。”

修长手指摩挲着蓝色的荷包,因常年把玩的缘故,荷包显得有些旧了,色泽也没有先前那般鲜亮,不过太子仍贴身带着,完全不舍得放开。

为了不让好兄弟察觉出端倪,他没再多言,仅用幽深的眼神注视着纨纨,可惜小姑娘心大的很,并未发觉到不妥之处。

看着桌面上的糕点,纨纨伸出手,拿了一块栗子糕,放在唇边慢慢咬着。

宫里御厨的手艺自是极佳,糕点除了有些冷了以外,再也挑不出别的毛病,她空着肚子坐马车,现在饿极了,完全不会嫌弃。

谢水莹与堂妹不同,即使空腹来到宫中,她也没心情吃东西,反而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坐在斜对面的男子,那人身着杏黄色的蟒袍,容貌俊美,气度温和,想必正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

纨纨刚吃完一块栗子糕,往身侧瞥了一眼,见谢水莹面红似血,有些心不在焉,她忍不住问道,“堂姐,你可是身子不爽利?不如提前回府歇息。”

听到这话,谢水莹暗暗咬牙,只觉得二房的人虚伪极了,明明答应了带着自己参加宫宴,这还不到一个时辰,就想将她赶回府。

眯了眯眼,她的声音略带冷意,阴阳怪气道,“多谢纨纨关心,我并无大碍,只不过有些紧张罢了,毕竟今日是头回进宫,远比不得你闲适自在。”

纨纨挑了挑眉,倒也没说什么,问一句是出于堂姐妹的情分,谢水莹领不领情,根本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

转眼宴席过半,谢水莹突然转过头来,颊边带着几分尴尬,嗫嚅说,“婶婶,水莹想去更衣。”

周清愣了片刻,冲着宫人低声吩咐了几句,那宫人便将少女引出了保和殿。

扫见装满茶汤的瓷盏,周清略微皱眉,“纨纨,你出去瞧一眼,免得水莹迷了路,冲撞了贵人。”

谢水莹分明是被宫人带出去的,按说也不会迷路,但母亲都这么开口了,纨纨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她诶了一声,站起身来,贴着墙根儿往外走,免得惊动了众人。

刚走出殿门,就有一阵凉风拂过面颊,隐隐还透着浅淡香气,正是龙涎香的味道。

皇帝还在保和殿中,这股香气只能是太子留下的。

纨纨杏眼一亮,鼻尖抽了抽,循着味儿往前走,把母亲的话全都忘到了脑后。小姑娘虽然不会调香,嗅觉却十分灵敏,没过多久便到了莲池边,看到了身量挺拔的高大青年,身着杏黄色的蟒袍,不是太子还能有谁?

她刚想上前,却觉得有些不对,青年的神情未免太冷淡了,俊美的眉眼仿佛结了一层冰,与平时的温和全然不同。

而距他仅有三步之遥的,则是说要更衣的谢水莹。

她跌坐在地上,眼圈通红,颊边还沾着泪痕,那副模样当真能称得上楚楚可怜,却让纨纨心头直冒火。

纨纨站在廊柱后面,将自己的身形遮挡住。女人委屈的声音顺着清风传过来,“殿下,民女崴了脚,实在走不了路了,还请您看见定远侯府的份上,帮民女一把......”

“你与侯府有何关系?”太子问道。

谢水莹眼神闪了闪,眸中带着三分娇怯说,“定远侯是民女的伯父,此次入宫,也是定远侯夫人将民女带进来的。”

纨纨眼底透着几分冷意,暗道:母亲才不想带上谢水莹,分明是她自己厚着脸皮主动跟着,甚至还不惜跪倒在地,原来是将主意打在了太子头上,野心还真是不小。

扫见廊柱后那一片衣角,太子唇角微扬,仿佛冰雪初融,春暖花开。谢水莹看直了眼,心底涌起阵阵羞意,她很清楚,凭自己的身份,甭说正妃了,就连侧妃的位置也捞不着,但只要能跟了太子,甭管有没有名分,将来都能成为正经的妃嫔。

说到底,龙子凤孙的妾室,与普通人的姨娘完全不同,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区别可大着呢。

纨纨实在是忍不住了,三步并作两步往前冲,站在青年身边,沉声质问,“堂姐不是去更衣了吗?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谢水莹做梦也没想到堂妹竟会过来,她暗骂谢瑶期碍事,泪眼迷蒙地看着太子,捂着脸低低啜泣着,“池边全是青苔,我一不小心摔伤了,这可怎么办?”

一边说着,她一边攥住纨纨的袖襟,力气用的极大,险些将人拽倒在地上。

见小姑娘站不稳当,太子眸中划过一丝紧张,伸手扶住了纨纨的后腰,浅淡的蔷薇香气缓缓逸散,让他不由晃了晃神。

感受到腰际传来的热度,纨纨浑身僵硬,忙不迭地挣开谢水莹的手,而后连连闪避,故作镇定道,“臣女没事,多谢殿下相助。”

太子不免有些遗憾,恍若无事地负手而立,完全没将注意力分给旁人。

“堂姐,既然你受伤了,便赶紧回家,免得伤情恶化,万一落得残疾,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我们也没法跟叔叔交待。”少女的声音略带冷意,面上也没有半分笑容。

谢水莹气得眼前一黑,没想到谢瑶期竟会诅咒自己,还真是跟她爹一模一样,歹毒之极!

“伤口虽有些疼,却也没那么严重。”说话时,她将袖口拉高些许,正好露出了红肿破皮的手腕,肌肤上残留着血丝与灰土,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很有可能会留下伤疤。

纨纨回过头,冲着太子眨了眨眼。

青年眸光一闪,语气平静道,“来人,将谢小姐送回府。”

站在不远处的内侍匆匆跑到近前,两名小太监提着谢水莹的胳膊,将人扶了起来,大概是碰到了她的伤口,女子眉心微叠,脸色实在算不得好。

谢水莹本想借此机会,跟太子有肌肤之亲。大周朝看重女子的名节,太子又颇有贤名,要是真传出流言蜚语的话,肯定不会坐视不管,到时候她的目的也就能达到了。

哪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谢瑶期突然闯了过来,将计划打乱,她气的心血翻涌,嘴里也泛起一股腥甜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