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城,白云山88号别墅门口。

大晚上的一个身着青布麻衣,发髻上插着一根玉簪子的年轻小道士负手而立。“青乌悬,白虎凶,玄武钉当中。锁阳魂,青龙空,阴棺化极凶。”他看着眼前的别墅上乌云盖顶,地脉玄空,四方角位更是被人埋了污秽凶物,设这局的人还真

是恶毒,这是要搞死这一家人的节奏啊。

小道士叫苏离,曾是苏家少主,五岁家逢剧变,苏家发生火灾,幸得他师父路过将其救下并且带上山修炼。

如今一晃十七年过去,他学成下山。因为他师父纯阳真人在道门辈分极高,所以苏离的辈分自然也是极高。

这次下山,是来白家履行婚约,同时也是回来祭拜自己爷爷的同时也想查查当年自己家那把大火究竟是怎么起的。

本来苏离对于这个儿时的娃娃亲是极其不愿意,可他师父纯阳真人说修仙之人要了去尘缘,这是因果,违抗不得。

“站住,你找谁?”一个腰上挂着橡胶棍的保安一脸严肃呵斥将苏离拦下来。

“我找白定元。”苏离不卑不亢答道。

“你找我们董事长?有什么事吗?”保安见对方虽然穿着陈旧,可气度不俗也不敢大意继续问道。

“你就说苏离来谈婚事。”苏离答了一句但不再多说。

婚事?!

保安一愣,再次打量了一下他,保险启见便说道:“你稍等一下。”

说完,便进了别墅。

苏离又看了一眼别墅天空上那笼罩不去的阴煞之气,不由的皱眉。

心中暗道,也算是这白家有些气运碰上自己,等稍后便帮其破了这四阴聚煞阵吧。

很快,别墅里走出来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后跟着刚进去的保安。

“安叔,就是这位苏离先生要见董事长。”保安立刻介绍道。

中年男子来到近前,打量了苏离几遍,只是神情里透着浓浓的鄙夷之色。

“你叫苏离?”他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问道。

“嗯!”对方这态度让苏离心中略为不爽,但并未表现出来。

“我叫安荣,是白府管家,跟我来吧。”中年男子冰冷说完,转身便往里走。

很快,苏离跟随来到别墅客厅里。

沙发上坐着一对中年夫妇,他们也打量了几眼苏离,眼睛里同样透着轻蔑。

男人是白定元的儿子白荣启,女人是他老婆宁兰。

“你叫苏离?”白荣启凝神问道。

“是,我要见白定元老爷子。”苏离见这二人也没有请自己的坐的意思,便走过去一屁股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

见状,夫妻二人也是不由眉头微皱,眼露厌恶之色。

“有事跟我说也一样,我父亲不方便见客。”白荣启继续说道,只是语气更为冰冷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