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如今在宫中插翅难飞,他还是清冷看向俊王兄弟,同时对他身后的卫亲王道,说着轻拍了拍手。

“奉阳……”当卫亲王,看到女儿落在对方手中。周身狼狈,双手反剪,嘴巴也用东西塞着。云王一手抓着她的肩头,一手手中匕首正对着她的脖子。

双目眦裂,痛心大叫。

“奉阳,这丫头不是在张家集吗?这……皇叔。你别慌,我们一定会救下奉阳……”

突然的状况,俊王和太子都是一顿。

奉阳虽是他们表妹妹,但卫亲王却一直当成掌上明珠,如今她落在对方手中,不由让他们忌惮。看卫亲王痛心担忧的样子,俊王不由回神安慰着他。

“君无云,你想干什么?只要放了奉阳,我可以考虑你的提议。”

太子当时回神,虽然纳闷甚至不悦着眼前的局面。但还是清冷看向云王询问。

“我的要求很简单,就是让卫亲王护送我们出城。当然了,卫亲王你可以拒绝,但你这宝贝女儿可就……”

云王看他们果然忌惮,面露冷笑,说着手中的匕首轻轻下压。

“奉阳。殿下,太子,老臣……”

看着爱女脖子处那跟着涌出的血水,卫亲王只觉得整个人好象被什么生生掐着喉咙。痛心井呼,满脸哀求向俊王兄弟恳请……

奉阳被救了下来,却在一天后,俊王等人虽抓住了云王母子,交给皇上处置,却也找到了卫亲王的尸体。

“爹,不,都是女儿,都是女儿不孝……”

看着最疼自己的父亲死相极惨死在自己面前,想着自己的任性,奉阳悲痛欲绝。要是她听话点,要是她不出去惹事,要是她不听从对方的话,只想着打败俊王他们,自己可以得到她,最疼自己的父亲就不会死。

京城叛乱平息,云王被软禁在他自己的寝宫中,除了身边一个公公伺候,终生不能出来。而刘贵妃更是被皇上一杯鸩酒赐死。

分散的皇权再次回到皇上手中,太子监国,举国欢庆。

就在这天,皇上召见群臣,设宴欢庆终于平定判乱之时,却没人知道俊王府中,俊王悄悄溜走了。

一年后。

在江南某处。

一家红砖白墙的高门大院中。

两个男子正坐在粉飞的桃花树下下旗,忽然一边的屋中传来小儿的啼哭声。

“唉,俊哥,我看你还是去帮我妹妹抱下孩子吧,她那人做东西倒可以,照顾孩子,我看真没那个能力。”

两人蹙眉又下了几颗,青衣男子烦躁抬头,看向眼前一身白衣的俊美公子抱怨。

“那是你妹妹。你要嫌弃她的话,尽量离开没人要求你留在我们这。孩子怎么又哭了?”

俊哥看身前的大舅子一脸嫌弃妻儿的样子,酷酷说道,跟着进门。

门口两个青衣丫头看他入内,请安离开,他掀开帘子进入里面。看着正被晚铃抱在怀中,停止哭泣,双眼还充满泪水的奶娃娃轻柔问道。

“尿湿了,换好就好了。这孩子就是个磨娘的,我一抱就死哭的,你看你抱起来他还对你笑。你个小家伙,笑一个,给娘笑一个……”

已不知今天儿子到底尿湿多少块尿布的晚铃无奈轻叹。起身看儿子靠在丈夫臂弯着,小眼睛骨碌碌乱转,停止哭泣,甚至在他的逗哄下裂嘴咿呀叫着的儿子,很不爽抱怨。

起身手碰着他的小脸哄着。

“孩子是跟我的”

“我是他娘,他吃我的奶,还不跟我……”

“讨厌,你们父子就知道欺负我……”

风晚良站在院中,耳朵听着妹妹和妹夫打闹逗孩子的声音,垂眸看着手中一枚红的玉佩,想到心底那个人,也许他也是时候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