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伯剥开方乐紧紧抓住他的手,他认真而又温和的对方乐说:“你确定这是爱?男女之间的爱?”

方乐毫不犹豫道:“我确定,我想小叔在一起,一生都在一起,我不想和小叔分开!”

方伯笑了一声,这一声笑就像长辈对待小辈一样,他抚摸方乐柔软的头发,对他道:“这不是爱,小叔也有想永远在一起的人,但这种感情绝对不是爱。”

方乐眼睛酸酸的,盯着方伯的脸:“那我对小叔的感情又是什么呢?”

“启蒙。”方伯淡道:“你把我当成你的感情启蒙而已方乐。”

方乐眼睛睁大,拳头握紧:“就算是启蒙!我也想和小叔在一起!”

方伯看向倔强的方乐,少年的眼神是认真的,颤抖的双手显露出他的害怕,甚至就连他对方伯的感情,就连方伯自己也说不一定,方伯实现的愿望太多了,但他从来都没有接过‘让某某爱上自己’这种不实际的愿望,因为方伯不理解到底在什么程度才算是爱,或者两个月真的能让一个人永生难忘?

一直自信的方伯没有那种虚无感情的自信,因为一个人愿意为你放弃一包糖是爱,愿意为你屈服也是爱,可是那个人同样会为了别的东西背叛你。

就像天梵,爱自己吗?千年都爱,可在生命和飞升,还有自己他最终选择了前两者,说不爱吗?又何谈千年。

更有慈心和尚,最终不是也为了苍生放弃了一切感情吗?

而眼前的少年,到底是真懂爱,还是不懂……

最终,方伯下了一个决定,因为他可能别无选择了:“好,方乐,我答应你,小叔知道你对我的感情并非爱情,也正因如此我想纠正你,两个月,小叔做你的两个月的男友,这两个月小叔会让你认清你自己。”也同样让你记住小叔。

因为原方伯的遗愿里,交代了让方家的人都记住他,无论是恨,还是爱。

与此同时,方伯也限制了他和方乐别的亲密接触,他可不想这小孩一辈子都毁在他手里,毕竟从这场灾难来说,他是无辜的,包括还不知在何处的方家三哥方叁。

方家所有人都未曾想到,方乐会给他们带来一场无比的震撼,就连本来在厨房的方易都忍不住头晕,他以为孩子带来的最重要的人,最多不过是个女孩,却未曾想到不仅是男人,那个男人还是前不久刚从他们家离开的方伯。

方伯以方乐男友自居无限制造气氛的吃下方易亲手做下的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