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有玄武军团和其他重甲兵的保护,但所有的帝国士兵依然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们不知道这跑得比大草原上的烈马还快的钢铁巨兽到底具有什么恐怖而神秘的力量,眼见着这些巨兽越来越近,士兵们几乎都能看见飞速旋转的轮胎了!

眼看着钢铁巨兽就要撞上来了,此时就连身经百战的玄武重甲士兵都感到了巨大的恐惧,天啦,这么巨大的大怪兽,如果撞上来的话还不得把他们给撞个四分五裂的。

“发射!青龙的勇士们,给我发射,用你们手中的火枪,给我射死他们!”

青龙军团的军团长威廉,帝国战士最高荣誉——雪绒花的勇气勋章获得者,此时举着手中的火枪高声疾呼着。

在军团长的一声令下,所有青龙军团的士兵们纷纷开火了,只听见一阵整齐划一的枪声响过后,射击完毕的士兵纷纷退后,由后排的士兵接替着继续射击。

由于火枪的射击药采用的是帝国炼金术师所炼制的火药粉,火枪在发射后产生了大量的硝烟,一时之间帝国军队伍里硝烟弥漫,尘烟滚滚。

在青龙军团的士兵射击后,帝国军中不时爆发出阵阵欢呼声,根据以往的战斗经验,只要青龙军团出手,敌人就会像杂草一样被无敌的火枪队收割,他们对青龙军团有着盲目的信心。

“干!什么时候这群土著进化到热武器时代了?”

火枪射出来的弹丸打在猛士军车的车上上,发出阵阵叮叮当当的声响,汪大海坐在副驾驶上一手扶着额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的是,莫非这些土著认为落后自动步枪几乎三四百年的燧发式火枪能和经过特别改装的猛士军车抗衡?

待几轮射击结束后,就在帝国士兵以为绿衣人的钢铁巨兽早已倒在青龙军团的枪口下时,然而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在枪声停止后,透过滚滚硝烟,猛士军车那如同野兽般的咆哮依然穿透而至,青龙军团的火枪在钢铁的车身上连个弹坑都没留下。

“天啦,青龙军团的火枪居然没有作用,难道这些钢铁巨兽是无法被打败的吗?”

帝国士兵们发出阵阵惊呼,此时猛士军车距离他们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就在即将撞上的那一刹那,所有的军车默契的一转弯,来了个漂亮的蛇形机动,就在玄武重甲兵轻出一口气时,车顶上的重机枪开火了!

车载重机枪的12.7毫米口径子弹顿时如暴风雨般喷薄而出,枪口喷出壮观的火舌,无情的子弹向着帝国士兵倾泻而去,在夜空下形成一幕幕流光溢彩的弹雨。

当当当当,无数的子弹被玄武重甲兵的盾牌挡了下来,溅起无数点点火星。

“妈个肥臀!难道这些家伙装备了坦克级别的装甲?”汪大海见状大吃一惊道,他狠狠的一巴掌拍在车身上,怒喝道:“老子就不信了,李默默,给我打,狠狠的打!”

李默默咬着牙,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笑容,双手持枪狠狠的扣动着扳机,将无数的子弹倾泻出去!

一时间,所有的玄武重甲兵的盾牌上都被射满了密密麻麻的弹坑,子弹产生的巨大冲击力让这些如大力士般的重甲兵们直呼吃不消,许多士兵的手腕几乎都被震得麻木了,仿佛整只胳膊都不是自己的了。

然而让他们吃惊的是,玄武重甲兵的铠甲和盾牌都是用大陆最好的精铁打造,通过矮人杰出工匠的千锤百炼,再经过魔法师的魔法加持,别说一般的攻击了,甚至连一些魔法攻击都能防御住,没想到的是绿衣人那堪比疾风般的进攻居然能将这坚硬如龙甲的盾牌给打得跟麻子似的。

第一次,玄武重甲兵们开始对自己的铠甲曾经那无比自豪的信心开始动摇了,莫非这些绿衣人真的无法阻挡吗?

在重机枪和侦察队员们自动步枪的持续攻击下,终于,只听见咔擦一声,一位玄武重甲兵的盾牌终于承受不住这猛烈的打击,被疯狂的子弹撕裂开来,这一下子,如同撕裂了玄武重甲兵们和无数帝国士兵心中最后的防线,破了,如同铜墙铁壁般的盾牌居然被打破了!

随着第一道盾牌的破裂,其余的盾牌就像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般,被撕裂的趋势已经无法阻挡,但是,勇敢的玄武重甲兵们依然昂首挺立在青龙军团前面,试图用自己的铠甲和血肉之躯组成新的钢铁盾牌,阻挡子弹无情的虐杀!

青龙军团在玄武军团身后拼命开着火,然而无论他们训练如何精良,战斗怎样努力,武器代差所产生的鸿沟始终无法跨越,火枪射出的弹丸软弱无力的打在猛士军车上,就如同放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焰火,除了刚开始将一些侦查队员吓了一跳外,一点作用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