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琉璃,他必须活下去。他若死,就是不够喜欢,也不够强大,配不上琉璃。”水石乔说得冷酷又不讲理,随后又转头看着萧娅道,“你一直追在我的身后,说要接近我的心,了解我的人,可难道,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男人?因为喜欢一个姑娘,就要罔顾她的意愿,趁人之危,只强留她的躯壳?萧娅,你也太看轻了我!”

其实刚才话一出口,萧娅就很后悔了,此时却无话可说,只能顶嘴,“那你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为什么要强压下十一嫂的消息,瞒着十一哥?”

“原来你连琉璃也不了解,亏她还把你当成她在东京都的好友之一。”水石乔冷笑,“另一个她认为的好友是王琳琅,她却放了萧九,害了琉璃。你呢,却不知道琉璃内心是多么骄傲又刚强的女子,宁愿站着死,绝不跪着生的。她现在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你觉得,她愿意让萧十一看到吗?若把她交给萧十一,她醒后,会第一个生我的气。所以,我宁愿你那十一哥痛苦到死,也不能折损琉璃的骄傲。说到底,你十一哥就算登大位,当了皇上,天下之主,在我心中也比不上琉璃的一根头发。”

萧娅沉默了,忽然有点懂得了水石乔。于是,最后她选择保密。

琉璃就这样被秘密养在江南,养在水石乔的宅子里。因为满府上下全是漕帮的人手,自然半点风声也泄露不出去。

不久后,萧十一登基,赐婚萧娅与水石乔。

水石乔问萧娅,“嫁吗?如果你介意我心里有琉璃,如果你介意是我们推翻了你父皇,我可以去和皇上说,绝不让你担责任,或者坏名声。”

萧娅想也没想就道,“嫁!”随后又补充,“只当给琉璃冲喜了。”

她想起琉璃说的话:好男人太难得,所以追起来就困难。现在她可以很合理合法的得到她所喜欢的男人的身,那他的心还远吗?她就温柔成一滩春水,有关琉璃的事都不计较,就不信捂不过来那颗石头心。

至于父皇的事……她身上是流着萧家的血不假,可她始终记得当年母亲被父皇的无情伤得有多重。母亲看似受宠,却只有她知道自己过得多小心。最后,母亲也是死于那无情之下。所以,与其说那人是父亲,倒不如说是上司。现在上司换了别人做,她真的无所谓的。

所以说,男女之间有时候不能计较太多。付出多与少,得到浓与寡,都有定数的,一时之间也看不出来。这世上,若不能平衡的,都不能存在。这个道理,萧娅是在过了几十年之后,才慢慢咂摸出了滋味。当然,这是后话了。

水石乔和萧娅婚后,因为琉璃的丫头们都得了好归宿,萧娅就亲自照顾无知无觉的琉璃,还配了丫鬟,日夜不停的守护。又因为熊大夫说过,经常和病人说话,有助于她苏醒,不过这个任务就全由温映宣接了过去。

也只有温映宣有闲,而且因为他那种小儿的角度,才能把平常日子里最平淡的事说得那么有意思和兴奋。事后琉璃苏醒后告诉大家,若非温映宣一直不断的把她当成正常人那样“聊天”,她真的可能醒不过来,甚至就此死去。

她对温映宣的一念之仁,她对劲伯的一丝敬重,她对温宏宣重诺,导致她被挽救了回来。这样已经足以证明,冥冥之中,天道自有安排。与人为善,与己为善。生而为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一点好心,会在将来得到什么样的好报。

就这样过了四五个月,某天温映宣突然惊叫,说他二姐姐胖了,“好像腰有这么粗。”他比划了一下,“肚子都鼓了,显见长了好多肉。”

水石乔一听就急了。

他几乎天天去看琉璃,见她因为不能进食,只喝点米汁药汁,整个人瘦成比骷髅就多层皮的样子,心疼到无以复加。实话说,现在的她真的很难看,模样也很可怕,已经没有当年半点俏丽英气的样子,更不用说萧十一最赞赏的锐气。若非她是他放在心里的姑娘,他完全看不下去的。

不过,他总是远远看着琉璃,不会太靠近。再怎么病,再怎么昏,她也是女子,是皇后,于情于理,他要守着礼节和规矩。就连温映宣,虽然天天和琉璃在一起,还坐在床边,但也从来不会让他独自待在琉璃身边,一直有丫鬟在的。

现在,怎么会胖了?会不会是别的病症?从前他在乡下见过女人的肚子非常非常大,却面黄肌瘦,最后死得很痛苦的。

“奴婢也觉得了,但是没敢说。”贴身侍候的丫鬟道。每天翻身净身,保持洁净还不能生了褥疮,外加按摩四肢,全由九个丫头分三班,轮流负责的。

“这有什么不敢说的,赶紧请熊大夫!”萧娅有些恼火,生怕水石乔以为她对琉璃不用心。可是熊大夫回乡了几个月,这才回来,所以才一直没请平安脉呀。

熊大夫匆匆而来,又是翻来覆去的一个时辰,十指全劝,最后说出了令所有人瞠目结舌的结果,“是滑脉,这位夫人是有喜了。”他并不认得变成这模样的琉璃,“之前我为她诊治时,孩子月份太小,实在难以看出来。据推测,是她昏迷之前才有的身子。”

震惊过后,问题又来了:孩子到底要不要?

“这样的事,我从前也没遇到过。”熊大夫为难,“母体身子这样差,若强行孕育胎儿,只怕造成母体更大的伤害,就此香消玉殒也可能。但也可能,胎儿的存在会刺激母体,让这位夫人最终能清醒过来。总之,机会各半,你们决定吧。”

为此事,水石乔和萧娅三天三夜没合眼,真是左右为难。最后,萧娅的一句话起了作用,“若琉璃能说话,她会想如何?”

她会想留下孩子的!

水石乔立即就明白了。这丫头倔强而清冷,其实心里特别孤单,所以才对大小姐掏心掏肺。那么重情的人,若能有属于自己的孩子,一定会非常高兴。

于是,琉璃的肚子就一天天大起来。

熊大夫每隔两天就来一次,认真留意琉璃的身体。但每次来都啧啧称奇,因为胎儿发育得极好,本来他还担心母体不强,孩子孱弱,将来生下个智力或者体力上欠缺的孩子呢。哪想到这孩子的生命力极其顽强,而且还没有戕害母体。

“说不定,将来生出来是个孝顺的!”熊大夫摸着胡子,老怀大慰,“还是一团血肉呢,就知道护着、疼着娘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