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佳佳像是一阵风一样的来过。

留下几个快活的故事。

又像是一阵风一样刮走。

创业初期,公司总是很忙很忙,可是她依旧愿意在每个月抽出几个半天,坐下来陪自己这位童年挚友聊聊天。

她只是有时候觉得,周湄她太孤单了。

小时候的周湄总是浅浅地笑着,上山下水,快活地挥动着她的手,高声地笑着叫着,像是一只无拘无束地雏鸟,她站在山坡上张开手臂的时候,陆佳佳甚至担心她会就这样追逐着自由飞走。

周湄是她崇拜的对象。

可是在青绵重新遇见周湄后,周湄依旧浅浅地笑着,可她也只是浅浅地笑着,再不复从前那么鲜活明艳。

你永远猜不透她浅笑背后的情绪。

就像是明明还兴致勃勃要一起创业的周湄,突然就说让她自己单干,而她则是选择什么都放手一样。

陆佳佳不明白周湄在想些什么东西,但是她感觉的到她如今的不自由,似乎被什么无形的枷锁束缚着她一样。

她好担心这样的周湄。

“陆总,您今天心情不太好?”

同样坐在后座,正拿着本子跟陆佳佳汇报的秘书,试探地问了一句。

陆佳佳看见对方脸上的犹豫和担忧,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打起精神,重新露出一个认真倾听地表情。

这一刻,陆佳佳隐约感觉到了周湄的某些心情。

秘书看了眼陆佳佳,她们这位陆总的崛起,在三水市里也堪称一段传奇。

大家对她的过往一无所知,却只知道她来头很大,疏通关系的时候,别人都是从下到上,而她不一样,她只需要从上到下,并且公司其他几个元老,在三水市里个个都有关系。

秘书跟在她身边的时间不长,但也不得不承认,她们陆总别看年轻,做生意确实很有一套。

只是,她看了眼这个破旧狭窄地老城区,陆总每个月总要往这里跑个几趟,从来不允许她跟着,只知道不管状态多差,陆总走进去的时候都是精神抖擞。

秘书看了眼时间表,犹豫了一下:“陆总,您今天把下午的工作推了,可是有好几份文件明天就要用,您今晚恐怕……”

陆佳佳抬手阻止了秘书下面的话,淡淡地道:“那就加班。”

自己公司的这些事情,比起妹妹来,并不重要。

“下不为例。”

“是,陆总。”

陆佳佳翻了翻秘书递上来的策划书,还没有张口,就感觉车子一个前倾。

司机猛然打着方向盘,脚下用力踩着急刹车。

“怎么回事?”

陆佳佳皱眉道。

“陆总,有一个男的,刚才走在路边,脚下一个打颤,直接摔到了大卡车前面,大卡车急刹车避让,差点撞上我们。”

然后陆佳佳就看着前面那辆大卡车,突然发动机响起,轰轰几声就一溜烟地跑了。

一个男的倒在路边,生死不知。

陆佳佳见此,皱眉,推开车门下车,边对着秘书道:“报警。”

她走到男的边上,发现是一个年纪不大的男生,眼睛闭着,她探了探鼻息,发现人还活着,当机立断道:“救护车等不及了,走,咱们立马送他去最近的医院。”

——